南京大学  
南京大学: 《南京大学报》 上一期    下一期

藏在笋干菜里的母爱

   期次:2020年第17期   作者:刘 超
语音朗读进度:

拆开包裹,看着母亲邮寄来的一大包笋干菜,眼睛顿时蒙上了一层薄雾,回忆随之飘向远方。

其实,我是吃着母亲的笋干菜长大的。在我小时候的记忆里,每年春天,春笋一出,母亲就开始做笋干菜,制作的原料有两样,一样是芥菜,一样是小笋。早在清明节前二十几天,母亲就会把地里的新鲜芥菜收割回家,放在家里阴干,等芥菜半脱水状态,然后洗净腌制,放在一小缸里,一层菜一层盐。为了让芥菜严实不发霉,在菜上面还压上一块大大的鹅卵石。等到清明节前后,山上的小笋长出来了,母亲会天蒙蒙亮,冒着凉骨的露水去山上掐笋,把小笋剥了笋壳在大灶锅里煮透,切成半厘米左右的丁,把已腌制熟的芥菜切碎晒得半干,再把半干的芥菜和笋丁混在一起煮,最好在锅里闷上一个晚上,最后晒干。然后把它放在瓮罐里密封,要吃的时候拿一把泡汤或蒸着吃,可以吃上个一年。

我们小的时候,农村里穷,一日三餐菜肴单一,所有的菜都是自己家里种养的,有时蔬菜未到季节时,笋干菜就成了我们饭桌上最家常的菜,泡汤,或蒸着吃,或和着其它如马铃薯、南瓜等菜一起烧,如果能在笋干菜上放几片腊肉蒸着吃,那就是我们最奢侈的美味啦!我们有时嘴馋,偷偷从瓮罐里抓一把笋干菜放在兜里,当零食吃。有时,我们精神不济胃口不开时,母亲会泡上一碗笋干菜汤,我们喝下后,就顿感神清气爽,胃口大开。

而最让我难忘的是笋干菜伴我度过了艰难的求学生涯。我的初中、高中都是住校的,那时大家读书都自带一大罐咸菜,要吃上一个星期。因为笋干菜易储存也便于携带,读初中、高中的六年里我的主要菜肴就是笋干菜。母亲总是变着花样用笋干菜给我烧菜,笋干菜烧肉、笋干菜烧青豆等,我在笋干菜的味道里度过了我的读书时代。

成家后,老公也嗜好上母亲的笋干菜,只要饭桌上有一碗笋干菜汤,老公就喜笑颜开,其它的菜肴都无所谓了。看到我们如此喜欢吃笋干菜,母亲有说不出的开心和自豪,每次到了初春时分,母亲就会忙碌着开始准备制作笋干菜,我看母亲年纪一年年大起来,怕她上山掐笋不安全,劝她别做,她哪里肯听啊,依旧年复一年为我们做笋干菜。我知道,这哪仅仅是一包笋干菜啊,那是一份浓浓的母爱,更是一份深深的牵挂,笋干菜已化成了一种恒久绵长的母女深情。

南京大学 版权所有 

北京华文科教科技有限公司仅提供技术支持,图文与本公司无关

京ICP备12019430号-7

  • 有两样,一样是芥菜,一样是小笋。早在清明节前二十几天,母亲就会把地里的新鲜芥菜收割回家,放在家里阴干,等芥菜半脱水状态,然后洗净腌制,放在一小缸里,一层菜一层盐。为了让芥菜严实不发霉,在菜上面还压上一块大大的鹅卵石。等到清明节前后,山上的小笋长出来了,母亲会天蒙蒙亮,冒着凉骨的露水去山上掐笋,把小笋剥了笋壳在大灶锅里煮透,切成半厘米左右的丁,把已腌制熟的芥菜切碎晒得半干,再把半干的芥菜和笋丁混在一起煮,最好在锅里闷上一个晚上,最后晒干。然后把它放在瓮罐里密封,要吃的时候拿一把泡汤或蒸着吃,可以吃上个一年。我们小的时候,农村里穷,一日三餐菜肴单一,所有的菜都是自己家里种养的,有时蔬菜未到季节时,笋干菜就成了我们饭桌上最家常的菜,泡汤,或蒸着吃,或和着其它如马铃薯、南瓜等菜一起烧,如果能在笋干菜上放几片腊肉蒸着吃,那就是我们最奢侈的美味啦!我们有时嘴馋,偷偷从瓮罐里抓一把笋干菜放在兜里,当零食吃。有时,我们精神不济胃口不开时,母亲会泡上一碗笋干菜汤,我们喝下后,就顿感神清气爽,胃口大开。而最让我难忘的是笋干菜伴我度过了艰难的求学生涯。我的初中、高中都是住校的,那时大家读书都自带一大罐咸菜,要吃上一个星期。因为笋干菜易储存也便于携带,读初中、高中的六年里我的主要菜肴就是笋干菜。母亲总是变着花样用笋干菜给我烧菜,笋干菜烧肉、笋干菜烧青豆等,我在笋干菜的味道里度过了我的读书时代。成家后,老公也嗜好上母亲的笋干菜,只要饭桌上有一碗笋干菜汤,老公就喜笑颜开,其它的菜肴都无所谓了。看到我们如此喜欢吃笋干菜,母亲有说不出的开心和自豪,每次到了初春时分,母亲就会忙碌着开始准备制作笋干菜,我看母亲年纪一年年大起来,怕她上山掐笋不安全,劝她别做,她哪里肯听啊,依旧年复一年为我们做笋干菜。我知道,这哪仅仅是一包笋干菜啊,那是一份浓浓的母爱,更是一份深深的牵挂,笋干菜已化成了一种恒久绵长的母女深情。